变态茎

痛苦之后就是破坏

【卜洋】rain on me

窗外大雨倾盆连成又厚又密的网,呼吸都被困住,鼻间只剩单一的潮湿味道。16℃的空调也赶不走的闷热弄得木子洋很烦躁,他又不想在嘴上抱怨这烦躁。他觉得卜凡爸妈真不会取名,不烦个屁,他连发泄情绪的权利都被无形剥夺了。

对于雨这个意象木子洋总是有很多幻想。两年前他被暴雨困在地铁站,卜凡拿着伞踩着低洼水坑走来,像一把长刀劈开又厚又重的雨幕。虽然后来这把长刀将他捅了个对穿,他也仍然保留了许多和雨有关的甜蜜回忆,即便现下想起来只徒留心酸。

木子洋和卜凡出厂后吵了一架。两人以前不是没吵过架,却没有一场比这次来的绝望。不算激烈的争执结束后他们都看不见前路。配合卜凡过于刻意冷硬的疏远他也很辛苦。他想起那天在北京...

【洋卜】黄金年代(2)

枯枝敗葉:

一点前言:因为我是个来了兴趣就会写个开头然后马上跑的(……)灵魂写手(……),所以让我接着写还蛮痛苦的,会变得无趣且OOC,对不起大家的喜欢了。



03



  往后木子洋回想起来,发现他和卜凡其实有很多近似于约会的时刻。那些暧昧的场景里有过雨,有过西沉的滚烫落日,有过坐着电动车穿越巷弄时风和少年同时降临的白色气味。一无所有,却快乐得不可思议。...


[卜洋] 圆寂

好好哭

共享经济:

圆寂





两米长的铁丝床,卜凡艰难地蜷在一边,他屈起腿,这样膝盖就卡进了李振洋大腿与小腿交接处温暖的窝里。李振洋睡着了吗?睡着了吧。卜凡想再靠近一点,他的鼻尖扫过李振洋脖颈后突出的那块骨头,眼前是脆弱的拱起的脊骨,手稍微用力一点就能掐进血肉紧紧捏住它。


李振洋用脚后跟蹬卜凡小腿:别靠过来,热。


卜凡望着李振洋融进黑夜里的发:哥哥你摸着良心,这他妈是不是张单人床,你以为我不热?我不挨你紧点半夜翻个身我得摔死。


李振洋说:你还知道我是哥哥啊。


李振洋懒得继续和他吵,其实大冬天的哪里会热。他闭着眼往墙...

【卜洋】绝望甜美的地下恋情

卜凡回公司两天,除了录东西发福利,吃了两顿饭,其他时候都在睡。晚饭好不容易醒了,他迷迷糊糊地晃悠到客厅,“吃啥?”
“有啥吃啥。”老岳回他,“人小弟回来就活蹦乱跳了,你倒好,跟昏过去了似的。小洋刚还去你房间看你。”
“他人呢?”
“阳台抽烟呢。”
四月初的晚上还是很冷。木子洋披着一条外套站在阳台玩手机。卜凡拎着一条羽绒服给他披上,“你多穿点儿,别回头着凉了。”
木子洋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卜凡也不说话,掏出一支烟抽了起来。两人就这么并肩站着吹风。
“小凡。”
“咋啦?”
“你看这个。”
卜凡接过手机,上面是微博卜洋超话。“我的天,这也太能了。这都什么脑回路啊。”
木子洋撑开羽绒服披到两人肩上,“我也震惊了。”
“我叫你...

【卜洋】未收录夏季日常

木子洋生生被热醒。他趿拉着拖鞋晃悠到客厅。卜凡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玩得满身是汗。
“停电了?”“啊。”
夏天停电真是要命。木子洋觉得自己快中暑了,卜凡拿了个冰袋给木子洋。他的汗从小臂滑落,混着冰袋上凝成的水滴进木子洋的手心里。“你不热?”“热!热死了。这冰袋就剩一个了,你敷完也给我凉快凉快。””家里静悄悄的,“老岳和小弟呢?”“他俩热得受不了,出去找地儿凉快了。”“嘿,这俩真行。”
木子洋靠在沙发的一边,卜凡靠着另一边。停电的夏天很安静,他敷了冰袋的一面又把另一面拍到卜凡的大腿上。卜凡被冻得一个激灵,他腾出一只手握住木子洋的手腕:“别闹。”
木子洋反握住卜凡,“今天老岳不在,小弟不在,博文不在。家里就我...

【卜洋】暴雨

搞小番外比较快落,深夜一发短到不能再短滴车!
暴雨诗说的其实是两个没有交集的人啊T,T
链接见评论

【卜洋】烟头①

“惹我!”
木子洋把卜凡的鞋子扔出去的时候卜凡有点恍惚。就好像他穿着靴子走在湿地里,沼泽中突然窜出来一个木子洋扒了他的靴子还把他给拽了进去。
他抓着木子洋的手臂,“捡去!”他刚才没想到木子洋会跟他互动,烟差点烧到手上,手指被烫得发红发疼。陈博文的摄像机还没关,他快哭了,还得笑着,装作生气的样子看着镜头,眼睛瞪得老大。
卜凡刚进北服的时候还没学会抽烟。他第一次见木子洋是在床上,又短又窄的一张床,木子洋整个人特别可怜地窝在上面抽烟。
当时卜凡也没想到自己会和木子洋在这样一张又短又窄的床上做爱。
木子洋晃了晃脑袋,晃开了过长的刘海,露出波光潋滟的一双眼:“找谁?”
“啊……这是208吗?”
“是,但你要去的是哪栋...

【山根】欺负中哥的变态最可恶了!!!

^q^欧欧吸了骚瑞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龙哥哥!!!!!”
今天的保育室也非常和平,除去五个孩子的哭声和兔田先生的鼾声又多了根津家两兄弟的哀嚎。
“诶诶诶诶诶怎么了突然哭着跑过来??!”
有中吉这样可靠的哥哥在两个弟弟通常都很安分,龙一有些不知所措,“啊啊!是山羊同学吗??”
“变态……那个变态欺负中哥!!”
“?????”根津同学???被山羊同学欺负???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被哭闹声吵醒的兔田睡眼惺忪地凑过来,“诶,根津被山羊欺负?末吉和吉你们确定没看错吗?一般都是根津欺负山羊吧。”说是欺负感觉很对不起根津同学啊因为那其实是在伸张正义吧但是跟小孩子解释好麻烦原谅我吧根津同学。
“中哥……中哥才没有欺...

【欧现】破车

昨晚发的_ノ乙(、ン、)_果然被屏蔽了,补一哈
希望不要再被吞了!!

© 变态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