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茎

痛苦之后就是破坏

【卜洋】烟头①

“惹我!”
木子洋把卜凡的鞋子扔出去的时候卜凡有点恍惚。就好像他穿着靴子走在湿地里,沼泽中突然窜出来一个木子洋扒了他的靴子还把他给拽了进去。
他抓着木子洋的手臂,“捡去!”他刚才没想到木子洋会跟他互动,烟差点烧到手上,手指被烫得发红发疼。陈博文的摄像机还没关,他快哭了,还得笑着,装作生气的样子看着镜头,眼睛瞪得老大。
卜凡刚进北服的时候还没学会抽烟。他第一次见木子洋是在床上,又短又窄的一张床,木子洋整个人特别可怜地窝在上面抽烟。
当时卜凡也没想到自己会和木子洋在这样一张又短又窄的床上做爱。
木子洋晃了晃脑袋,晃开了过长的刘海,露出波光潋滟的一双眼:“找谁?”
“啊……这是208吗?”
“是,但你要去的是哪栋楼的208?”
“6号楼。”
“那你走错了。”木子洋看着眼前这个长得有点凶的大高个儿,掐了烟站起来,“我带你去吧。”
“哦……谢谢学长。”
木子洋第一次见卜凡的时候觉得他有些愣,明明是痞里痞气的长相竟然呆呆傻傻的。后来才知道卜凡真有些混。木子洋也混,两个太混的人爱得狠了就不适合在一起。
九月的北京感觉离秋天还很远,空气中的燥热还没消失。卜凡来得晚,十点多钟,学校里都没什么人了。
“怎么来这么晚?”木子洋先开腔。“飞机延误了。”“哪儿人?”“山东。”“哎,我也是山东的,你山东哪儿的?”
木子洋转过身来倒着走,一边走一边和卜凡聊天。“我青岛的,你哪儿的?”“菏泽。听你说话也像青岛的。”“我就没听出来你是山东的。”
木子洋笑了,卜凡也跟着笑。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晚风吹拂的夏夜。
/
“子洋,你跟凡子收敛点。”
凌晨3点,木子洋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光着脚踩在地板上,韩国的夏天和中国的夏天好像也没有很大区别。卜凡光着膀子躺在他床上已经睡死了。白天岳明辉跟他说的话他总忘不掉。
他想起了14年那个夏末,突然难过到无以复加。他蹲在床边哭了起来,怕吵醒卜凡所以捂着嘴巴,快把自己给捂得背过气去。
他和卜凡的事公司不知道,只有于帅知道。于帅找他谈过了,肯定也找卜凡谈过了。卜凡什么也没跟他说,每天还是该亲亲该抱抱。他知道自己应该放手,但他真的舍不得。他了解卜凡,卜凡绝对不会是最先放下的那个人。两个成天腻在一起的人突然分离就跟刀剜在身上似的。他也放不下,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太苦了。他哭了一个晚上,天快亮的时候他替卜凡掖好被子,抱着枕头往岳明辉房间去。他哭得两眼通红,这样没法见人,尤其不能让卜凡看见。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他揉了揉眼睛。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不是,这有啥关系?我们谈我们的,别让人看见不就行了?”
“关系大了。到时候出事了没人担得起责任。”木子洋皱着眉头。卜凡还想说些什么,木子洋站起身就走,“别的晚点再说,先练习吧。”
“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是一这么胆儿小的人呢?”
木子洋是胆小。我不敢耽误了卜凡。
于帅跟他说,他们俩必须保持距离,因为太真了。眼神,对话,肢体接触,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都是带着爱的。

——————
感觉有点OOC了,希望坤音今天也能给口糖吧_ノ乙(、ン、)_

评论(3)
热度(26)

© 变态茎 | Powered by LOFTER